语青

导读  参与
行 住 坐 卧 皆 语 文
香港语感(上)汉字 香港 普通话 拼音 输入法

这次主要是去逛打折或者二手的书店、看看会展中心香港电脑通讯节的盛况。这电脑节其实我完全是凑热闹的,没做任何功课,只因为朋友送了门票。起这么一个题目放在这里,自然是想借机谈谈跟语文有关系的东西啦。

好多中文键盘、输入法!

现在在大陆,少部分人还用着五笔等字根输入法,大部分人——特别是新增的电脑和手机使用者——都在拼音输入法的阵营里。我们甚至会用普通话的拼音来输入方言!总之,写着字根的键盘很少见了,万码奔腾的年代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而在香港,这个情况大不相同,于是就有了会展里面很多摊位挂着九方、中串、仓颉输入法宣传纸和字根键盘的场面。

仓颉是老牌子了,你了解一下会觉得编码原理不算特别难,有点规律,可是毕竟是要拆字和安排键位的,要记和练的地方太多了,没有专门的一番苦功是攻不下来的。这一点几乎所有形码都是一样的。从一个侧面看,如果它不是那么难,那么这些助记软件、记忆秘笈、字根键盘也就不会这么火了。而九方、中串则是以笔画为基础的编码,用鼠标都能输入,对刚接触电脑想马上上手的人和手机用户还是挺有用的,大陆也有H4等类似的输入法。只不过,香港的笔画不一定跟大陆推行的笔画笔顺规范一致。

加上行列、郑码等等优秀的形码,香港的输入法不算少了。可是,相当多一部分的香港人根本就不会打汉字,他们可能也天天用电脑手机,但是就是不会打汉字,或者会打一点但是尽量避免这个麻烦,宁可用英文和拼音凑数,实在不行就用手写输入,痛苦啊!

我想,原因有三:一、普通话不灵光,不熟悉汉语拼音,再好用的微软、紫光、谷歌、搜狗拼音、智能ABC都用不上,台湾的注音符号输入法只会更陌生;二、粤语拼音混乱多样,又杂用英文近音拼法,缺乏社会公认而熟知的规范,相关输入法较少,词库句库更新也较慢;三、形码再优秀、简单,它也是要按照汉字来拆分的,而汉字少说都有几十种笔画、几百上千个部件,怎么归并都不会特别整齐规律,况且香港用的繁体字、异体字、方言字都特别多、特别复杂,要用到香港字符的扩展字库,还有印刷字形和手写体的差异等问题,就算是手写也会有很多人写错字别字或者提笔忘字,那么拆字输入时这个麻烦就更突出了。

我突发奇想,要是输出一批大陆的编码设计迷到香港去,兴许他们能发家致富、找到人生价值也未定。都是mǎ迷嘛……

链接/评论/引摘:  香港语感(上)
۝ Posted by @   11:33:40   评论_1  引用通告_1   
电影《东京审判》里的发音拼音 英语

  《东京审判》题材不错,但我觉得它不是一部好电影,主要是思想太浅薄,没有说服力。但既然是放在这个blog,我自然是要说语言方面的事儿:)

  刘松仁的英语差强人意,还好演技弥补了不足;曾志伟和谢君豪的日语很是扎耳,演技再好也不会比日本人更日本人,为什么非要找他们演呢,除了市场的考虑还能有什么解释?上天保佑日本观众看片的时候不会笑场。

  还有,根据我之前在中央电视台看相关纪录片得到的印象,溥仪的北京口音是很重的,而且他说话的时候给人的感觉是儒弱老实。而在《东京审判》这部片子里,溥仪这些特征全没了,一脸刚正不阿,字正腔圆、理直气壮甚至有点儿得意嚣张地回应日本人对他推卸责任的指责,大有卧薪尝胆、沉冤得雪的派头。事实上,溥仪当时在法庭为了开脱罪责、保全性命,确实隐瞒、歪曲了部分事实。那么,他当时心里应该是非常害怕、没什么底气的,不应该像影片表现的那样。

  最后一点,一九四几年的检察官读"张作霖"的名字时,明显是照着汉语拼音Zhang Zuolin念的,而汉语拼音是1956年才发表草案、1958年才正式批准公布、1977年才被联合国地名标准化会议决定采用为拼写中国地名的国际标准1982年才被国际标准化组织(ISO)文献工作技术委员会决议采用为世界文献工作中拼写中国专有词语的国际标准的。在1982年以前,特别是在1956年以前,中国人名字的罗马字拼法多数是用威妥玛-翟理斯式或者它的简略形式。所以,“张作霖”在当时法庭的英文文书上应该是Chang Tso-lin,操英语的检察官看了不可能读出[Z][z]那样的浊辅音。

链接/评论/引摘:  电影《东京审判》里的发音
۝ Posted by @   21:15:25   评论_2  引用通告_0   
PAGE: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